崔根良:后发赶超 盯着世界地图做企业

作者:xjbc 来源:xjbc 发布时间:2016年05月06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

  常人眼里,异国他乡或许意味着诗和远方;而对崔根良而言,4月中旬的南非之旅只是他无数次旅程中的一程。与崔根良洽谈的国外同行,都知道亨通集团是一家全球光通讯行业的标杆企业,却不清楚其如何从乡办破旧小厂起步,昂首阔步走向世界;

  在苏州,人们知晓农村退伍军人出身的崔根良,如今已是拥有上万名员工的企业家、喜欢低调助人的慈善家,却不知他是如何从光通信产业链的最低端做到最高端,并开发出1500多项专利、81项国家行业标准。

  而我们,也只是在走近他和他的亨通集团后,才看到其不懈创新的足迹,倾听到鲜为人知的追求卓越的故事……

  “创新,才是企业生存的密码”

  封闭的炉子里,两股泛着蓝光的火焰正在喷射,一个转动的棒上,某种物质正在沉积……大约一天时间,经过沉积、烧结、延伸等工艺步骤,形成一根3米长、直径大约20厘米的光棒。它们被送入光纤制造塔,随着高温熔化,又拉出一个直径仅为125微米、长达6000公里的光纤。

  光棒,又称光纤预制棒,是整个光通信产业链中技术含量最高的产品。整个光通信产业链中,70%的利润在光棒上。崔根良深知:任何产业的“蓝海”,从来都是技术领跑者的“锅里肉”,中国企业如果不能自主生产,断无出头之日。

  为了这根光棒,200多名研发人员,熬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;崔根良几乎压上了亨通全部的家当,投入6亿多元科研资金。

  一切都是从零开始。10年前,崔根良征求专家们的意见:大都认为研发成本太高、风险太大,搞不好会拖累企业的发展。但崔根良一咬牙,豁出去了!

  研制阶段,屡试屡败、屡败屡试。每次研发人员向他报告进展失利情况,他总是笑着说不急不急,慢慢来。直到2010年8月7日,光棒终于制成,宣告了日美少数几家企业技术封锁与高价垄断的终结。

  性格内敛的崔根良长舒一口气,默默地流下欣喜的泪水——平均每天“烧钱”50多万,他能不急吗?可崔根良也明白,不能因为他的焦虑影响大家的情绪。之后,亨通集团又相继完成了光棒产业化流程装备、制造工艺及软件控制的自主研发,成功实现向全产业链的转型,为我国光通信产业的发展赢得了主动权和话语权。

  崔根良常常告诫员工说:“创新,才是企业生存的密码。”光棒的研制成功,远不是终点。如今,亨通集团不仅开发出国际领先水平的最大容量、最快速率、最低损耗的光纤,还先后承担国家航空航天、军工装备特种光纤、光纤导航等系统相关技术开发、国家863自然科学基金项目、国家级科技项目等150多个项目。

  “没有做不到的事,只有想不到的人”

  6年前,亨通集团立足未稳,商业化、产业化尚未形成规模,一些国际竞争对手趁机以价格战等手段逼其出局。

  要打败对手,就得先把自己逼“疯”。在种种努力之后,亨通通过自主研发和技术革新大幅降低生产成本,将光纤价格从15年前的1200元/公里,降至目前的50元/公里,让百姓、企业、国家都从中获益;并一步一个脚印,在海洋、通讯、电力、超高压输电、航空航天、光纤制导等领域脱颖而出,成为全球光纤行业的领跑者。

  “关键是要打造一支志在高远的人才团队,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到极致。”在崔根良眼里,企业的竞争,核心是人才团队的竞争。创业之初,崔根良就定下了一个原则:德才兼备的人,要提拔;有德无才的人,可培养;言行不一的人,靠边站。多年来,崔根良着力培养一线员工,大胆起用年轻才俊。

  亨通现任不少高管和技术人才,都是崔根良亲手带出来的。目前已是集团执行副总裁的钱建林,1992年进厂时还不满20岁。中专毕业的他,并没有立即上岗工作,而是和一群同事一道先被送往武汉进行业务进修。

  学历不高的钱建林发奋钻研,发表了论文。崔根良看在眼里,不仅重奖,还把他破格提拔为副总助理。25岁时,钱建林以常务副总的身份接待中科院专家时,对方嘀咕怎么派了个小娃娃来。在与钱建林进行了一番交流后,专家们不由得对崔根良的慧眼识珠大加赞赏。

  “没有做不到的事,只有想不到的人。”爱才惜才的崔根良,想尽一切办法网罗行业英才。

  在研制光棒的关键时刻,有人向崔根良推荐时任国家邮电部侯马电缆厂总工的吴重阳。作为我国第一代研制光纤光缆的专家,吴重阳当时正在办理退休。得知多家大型企业已向他抛去了橄榄枝,崔根良连夜驱车赶到山西侯马。

  吴重阳的多次回绝,没有动摇崔根良的决心。他一待就是好多天,以最大的诚意坦诚沟通。吴重阳忍不住问:“你出门这些天,就不担心企业的生产?”崔根良笑着说,一个企业老总几天不在就乱了套,那不是好企业;好企业不是靠人而是靠机制。最终,吴重阳被崔根良的诚意打动,决定跟他一块下江南。

  “沿着‘一带一路’走出去”

  在亨通集团总部大楼一楼展示厅的巨幅世界地图上,标注着亨通进军全球的足迹:南美等地,已经设立产业基地;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,已经设立营销技术服务分公司,集团产品已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事实上,“走出去”的想法很早就在崔根良心中萌发。2000年亨通组建国际业务部时,还只是一个光缆生产企业;但在与日本、美国的企业合作后,崔根良开阔了视野,也开始思考如何把自己的产品卖到国外去。

  然而,国际化的道路并不好走。当时,亨通组建的国际业务部摸着石头过河,先后跟一些进出口企业合作,做间接性的出口业务。

  “这种借船出海拿订单的业务模式缺乏主动性,掌握不到海外客户第一手信息,客户不稳定,业务不能延续,发展艰难。”于是,崔根良决定改变策略、主动出击,直接找海外客户,从国内市场队伍中选派精英到海外开拓业务。

  但推销“中国制造”并不容易。“我们遭遇过国外同行的打压,国家之间贸易壁垒的障碍,甚至国外的制裁;驻外人员也经历过种种酸甜苦辣,甚至曾遇到生命危险……”崔根良说。

  在南亚、东南亚、非洲等欠发达地方开拓业务,亨通派出的业务员既要克服文化差异、生活习惯及饮食差异,还要面对感染登革热、疟疾等传染病的危险,更要面对一些国家的政局动荡和四处乱飞的子弹。

  亨通派人到埃及拓展业务时,遇到政局动荡,亨通的市场人员不顾安危坚守在当地。2014年,埃及战后恢复重建光纤通信网络工程,亨通成功中标。为了加快恢复国家通信,埃及政府还专门派了两架大型军用运输机,途经十多个国家来中国提货,开创了外国军机直接到中国民营企业提货的先例。

  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提出,为擦亮“中国制造”的名片带来了契机,也让崔根良坚定了国际化的步伐。“盯着世界地图做企业,沿着‘一带一路’走出去。”崔根良说,“‘一带一路’给中国通信行业带来了崭新的发展机遇。”

  在亨通集团的国际化蓝图中,崔根良提出的“三个五”战略——50%以上产品销往海外、50%以上资本为海外资本、50%以上人才为国际化人才,也正如期推进着……

  延伸阅读

  崔根良:“时代楷模”的平凡大事业

  崔根良:苦在创业创新路上 永不停歇

  崔根良:创业路上的“真善美”

  人民日报评论员:以企业家精神书写时代华章